您的位置:首页 > 体育 > 保利皇宫-高价买到大咖签名书,竟是伪造的?

保利皇宫-高价买到大咖签名书,竟是伪造的?

时间:2020-01-11 18:47:39

保利皇宫-高价买到大咖签名书,竟是伪造的?

保利皇宫,新书发布时,出版方经常会举办新书签售会,邀请作者为读者所购之书签名。这“签名本”在图书市场中是有收藏价值的,有人收藏是为了爱好,有人收藏则为了升值,这书籍的质量越高、签名作者的名气越大,日后的升值空间也越大。

在网上搜索“签名书”“签名本”词条,可以看到这样的标题:

“签名书能不能赚到200万”

“签名书也可以是一份事业”

这些教人如何做“签名书”的帖子讲到做签名书需要渠道和资源,可能还需要团队运作——有人联系作者,有人联系出版和公关团队等。但做签名书忌造假,签名书收藏圈本来就不大,卖一次假书,基本可以告别这个圈子了。

然而近期,有两起签名本造假事件引发了书友圈的热议。因为事件还在调查之中,为了不影响后续调查,文中部分采访对象应要求匿名。

采写 | 新京报记者 吕婉婷

郑愁予签名本仿冒质疑

9月17日,郑文(化名)在微信公号中发表了一篇文章,梳理了自己所遭遇的郑愁予签名本疑似仿冒事件始末。

今年7月13日,郑文在书友圈中看到台湾诗人郑愁予要在南京先锋书店签售的消息,于是请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帮忙,联系到某读书会会长订购郑愁予的签名本。签售结束后,郑文直到一个月后(8月27日)才收到预定的书,却发现书可能有问题——

要签名时候的照片,他(会长——编者注)没有,只发来他们读书会与郑先生的合影。

预定时候说好要的精装版,发来的却是平装。而且不是说多次签名签完吗,怎么日期都是7月20日呢?而且翻看收到的书,越看心越凉。字丑不说还有错字。

内容来自:郑文

郑文拿到的郑愁予签名。受访者供图

与此同时,另一个签名书群中售卖的郑愁予签名本也被读者质疑造假。造假质疑不断,郑文决定扣书不发,并求证签名真伪。

郑文看到另一个签名书群中售卖的郑愁予签名书有印章,便要求会长把印章寄给他。印章于8月30日寄到,郑文无法鉴定印章好坏,但认为疑点重重:“例如怎么还是从南京寄给我的?郑先生不是在无锡吗?郑先生的印章怎么会在别人手里呢?”受访者供图

郑文到微博上向该书责编求证真伪,在等待回复的过程中,被告知郑愁予身在美国,“这个时候……南京那边依然说郑先生在无锡录节目。”

9月5日,有书友向郑文透露已向提供签名书的会长质问造假之事。郑文也加了该会长微信,未提“造假”二字,单刀直入要求退款。该会长承认书有问题并致歉,表示全额退回书款。

受访者供图

书评君9月16日晚通过微信联系了该会长,直到发稿之时,该会长未就此事做出回应。

郑文与出版社友人均向签名本相关出版社质询签名真伪一事,但二人都没有得到正面回复。从郑文微信推送中所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中可知,出版社无法鉴定签名真伪,只保证自己提供的签名书为郑愁予本人笔迹。

郑愁予签名本一事至此暂画句号,但是被质疑有问题的签名书从哪来?字迹是否为真?目前还没有确切定论。

秦晖/北岛/董桥签名本仿冒质疑

郑愁予签名本疑似造假事件引出了另一起签名本造假质疑。9月16日,知情者“飞狐狸”(化名)在微信朋友圈中指证某人仿冒秦晖签名,售卖假的签名本。此人被质疑为“签名本造假惯犯”,此前曾仿冒北岛、董桥签名。

“飞狐狸”向书评君透露,他正在和朋友一起收集证据。书评君联系到了这名被指证之人a(应采访对象要求匿名,下文均称a),他否认所有针对他的所有造假质疑。

(1)关于秦晖签名仿冒质疑

2016年,张宏杰在微博上发表状态,指证a仿冒秦晖微博,售卖伪造签名书,且售卖后不予发货。有读者找到张宏杰求证,张宏杰在微博上放出聊天截图:“有人冒充秦晖老师在网上卖书。”

在读者与假冒的“秦晖先生”聊天截图中,假“秦晖先生”发给读者一条支付款付款账号,署名为a。

假冒“秦晖”微博与读者的聊天记录截屏。其中提及支付宝帐号确为a本人帐号。a表示他没有在微博上假冒秦晖,该人可能此前帮他代售过书,所以知道他帐号。但具体是谁a也无从查证。

“飞狐狸”曾拿此截图与a对质说,a回应称此人只是与自己同名。“飞狐狸”拿到证明截图中的支付宝账户正是a本人账户的证据后,再次与a对质,a回应:“越解释越麻烦,慢慢看吧,事情都会水落石出。”

在a的采访中,a对此事的回应整理如下——

(1)未曾售卖秦晖仿冒签名本,如指证,请提供假的签名本作为物证,报警处理。

(2)曾在孔夫子旧书网上售卖秦晖的书,是朋友的书,帮忙处理。这些书并非签名本,而是未拆封的新书。从未宣传过自己有签名本,也奇怪签名本到底从哪来。

(3)未曾在微博上仿冒秦晖。自己的支付宝账号也没有异常收入。不知是谁发的支付宝账号。事情发生于几年前,记忆可能不那么精确。

(4)卖书会有朋友帮忙代售,收到书款后会发提成红包给朋友。只要收到书款便会寄书,不存在拖欠书友书一事。

对于“飞狐狸”的质疑,a表示出现支付宝账号也不能证明该假冒微博就是他使用的:“至于我个人,对秦晖先生是非常敬仰(的),从未对他的名誉有过损害。”a认为目前网传信息是人们认定的信息,他个人也在等待真相。

书评君向“飞狐狸”确认,目前未收集到仿冒签名本的物证。此类证据需要购买过的读者配合提供。

采访中,有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书友表示:“转账账号支付宝方面肯定都有实名认证信息,如果走一定途径,很明显可以对应起来。”另据“飞狐狸”消息,目前秦晖已将此事全权委托张宏杰代理,证据仍在收集之中。

(2)关于北岛签名仿冒质疑

关于北岛签名仿冒一事,a回应称2016年他在某书店购进北岛签名书,出售给有需要的读者。除从书店购进的签名书之外,a还请网友帮忙找北岛签名。这些书放在一起共同出售。后续读者认为有问题的书,a表示已全部退款。a 表示从书店购进的书肯定没有问题,但是请别人帮忙的签名本有没有问题他不清楚。

书评君联系了a购书的书店,该书店工作人员称,去年11月北岛到厦门参加诗歌节,当时a到厦门采购了55本北岛老师的签名书。今年8月底,厦门书店售出一批库存的北岛老师签名本,合计134本,也是由a买的。总计189本。“但是因为书籍都是同一条码,售出之后很难再追踪来源和去向,截止目前也没有人将疑似仿冒的北岛老师的书籍给到我们,所以我们也很难判定究竟是否有仿冒签名一事。”

(3)其他质疑

关于董桥签名仿冒一事,a同样予以否认。他称自己未出售董桥签名本,但出售过董桥的真皮本,关于真皮本上的签名,a表示:“那个不存在所谓做假。”a称签名本牟利空间不大,他很少卖签名本,“一般有时候给书店宣传下,帮下忙。”

目前与a相关的种种质疑都在取证过程中,究竟谁该为假的签名本负责,仍有待进一步的调查结果。

签名造假,所得不过蝇头小利

郑文在微信公号中曝光郑愁予签名造假一事后,在朋友圈转发该篇推文,并评价道:

“求转,让这事传远点。以后就会少很多骗人事件。”

郑文本职为报社编辑,有收集签名本的爱好,“有十来年了”。因为手里有一些资源,他会帮助一些书友购买作家的签名本。“有时候寄到作家家里签,有时候在书店签。有时候能卖个几十本上百本的。”郑文透露签名本的利润空间很小,他拿到的书有一定的折扣,卖出时会在书原价的基础上加上邮费,挣一些小钱增加收入。

就郑文观察,普通作家的签名本目前溢价很少。只有像贾平凹、阎连科之类的知名作家,一本书的溢价可能达到50-100元。

签名本中也有售价价高的情况,如像汪曾祺等已经过世的作家的签名本,可以卖到上千元。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,其签名本售价也水涨船高。2012年10月12日,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博发表状态称,莫言签名本受读者热捧,“以《丰乳肥臀》为例,价格低的已基本售完,只有基本标价上千的还在售! ”2012年10月13日,微博id:@康定斯基 发表状态称“莫言真的成为了迷幻剂”——

@康定斯基:《檀香刑》签名本188888元,《透明的红萝卜》签名本100000元,《金发婴儿》签名本25888元,《道神嫖》签名本19888元。@孔夫子旧书网 旧书商的标价。莫言真的成了迷幻剂。

图片为微博博主@康定斯基的孔夫子旧书网截图。

华商报2012年的报道《莫言天价签名书最贵一本逾18万》中,孔夫子旧书网创始人孙雨甜对此回应称,莫言此前签名本售价约为四五十元,得奖后早期签名本上千很正常。有买家因为需求激增,一时不知该如何定价,所以干脆标出天价。

像这样价位较高的签名本,郑文说存在较多造假现象。像汪曾祺的签名本,如果只卖几十几百元,造假的可能性极高。

汪曾祺的签名本通常要卖到上千元。

但整体来说,签名本的利润并不高。早期人们多在旧书网站上交易签名本,有些作家送签名书给朋友,几经辗转被人拿到网上卖,郑文说其中有造假现象,但是出售量不高,利润有限。“(卖签名本)就像卖古董一样,古董也有造假。只不过古董贵,这个便宜。”后来有人意识到这其中似乎有利可图,会有人专门跑签售会现场,会向出版社联系购买签名本再转手。最开始签名本转手溢价能有50-100元,现在不行了,只有作家知名、签名少、版本质量高的书才能达到这样的溢价水平。可以说,伪造签名本所得不过蝇头小利。

关于如何辨别签名书真伪,郑文说除了靠经验和眼力,没有其他好的办法。他曾经拿签名给作家的家人看,家人都无法辨别真伪。郑文建议可以找真签名进行对比,尽量寻找可靠的卖家。

书评君有话说

目前处在争论中的两起签名造假事件,尚未有直接证据证明谁为签名造假的负责人,一切还停留在怀疑的阶段。希望后续调查中能够得到有充分证明力度的证据,能够交由警方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,不冤枉任何一个人,找出真正需要负责任的人,给购买了假签名书的读者一个交代。另外,报道此事还为了告知读者,目前签名本存在造假现象,购买时要留心卖家是否靠谱。

在文化行业,“造假”乃最让人深恶痛绝之事。虽说签名本所得仅为蝇头小利,但因为收购、转售难度较低,成本低廉,简单运作即可获利。有人也许就是为了这点微不足道的易得的利益,抛弃了文化行业从业者的操守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为利益奔波本无可厚非,但还是那句老话,凡事都有最基本的底线。

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。文中郑文、飞狐狸、a均为化名。采写:吕婉婷;编辑:西西。题图素材来自《唐伯虎点秋香》(1993)剧照。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,欢迎转发至朋友圈。